大马中文漫画家世界(上篇)‧梁文国创作配合市场需求‧精细绘漫

2020-06-30
标签: 主页 > 国内硬件 >大马中文漫画家世界(上篇)‧梁文国创作配合市场需求‧精细绘漫 >
大马中文漫画家世界(上篇)‧梁文国创作配合市场需求‧精细绘漫2009年,大马终于办了第一届《中文职业漫画大赏》,由大马漫画协会所主办。向来以灵异恐怖漫画着称的梁文国凭《MSG SOUP》一作获得最佳漫画画面奖。能够从事自己喜欢的漫画工作,无论怎幺样,梁文国一点也不以为苦。在他而言,漫画家其实跟一般职业没两样,只是每种职业都有其特别之处,在他身上看不到有一丝刻板艺术家形象的落魄潦倒。家人从来没有反对过他从事漫画业,也从没有批评或抱怨甚幺,对他来说,这已经是一种支持的表现。梁文国认为不管从事甚幺工作都一样,都得儘量满足客户的需求。身为漫画家,他会从可以为客户做些甚幺的角度出发,毕竟漫画是画给别人看的,不可能不考虑读者的感受。原本画四格搞笑漫画的他,因为客户觉得他的画风和线条诡谲怪异,提议他画鬼故事,于是他便按照客户建议的主题和方向着手琢磨,试着去想像这类型的故事包含哪些元素,例如血腥、暴力或惊吓之类,尺度方面就看自己如何拿捏。“如果一开始就想迎合别人限制了自己的发挥,只会让自己痛苦,首先要考虑的应该是能不能达到客户的要求,以及如何做到。不可能完全不顾他人的看法。当然我也可以画一些很另类的东西,若是画了只能收起来给自己看,对我来说没甚幺意思。另类的东西固然可以一试,最后如果能够为人所接受那是最好不过,否则还是要有所转变。”停止画画就没有收入不管画甚幺,别人的东西也好,自己的东西也罢,对他来说差别只在于画风不同而已。好比要画可爱版的角色,线条会趋向于外形轮廓较圆较矮,若是鬼怪故事的话,人物的头髮则比较凌乱,样子比较瘦长等,风格上会有些不一样。对梁文国来说,没有画不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养成都能画出一些甚幺的习惯。他认为,既然把漫画当作职业,就不能因为缺乏灵感而选择性不画。在梁文国身上,似乎看不到和现实拉锯的挣扎,一整天都在埋首创作,他没有任何怨言。他很清楚不能停止画画,否则得到的就是一张白纸,不会有任何收入。尤其画漫画,要有十张作品的成果就必须付出画80张的心力和时间,其中的呕心沥血可想而知。但他绝不赞成不分昼夜不眠不休地作业,因为这样是做不长久的,正确的作息观念还是要有。“有些创作人日子过得很颓废,日夜颠倒,这并不是值得效法的事。”他语重心长地说。灵感源自不同生活圈朋友没有每隔一段时间就必须出走的惯性,灵感之于他,就是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多年来的经验让他磨练出一套遵循商业模式的生产系统,他会先从身边感兴趣的事物着手,不管是小动物或别人的作品诸如小说和电影,然后把种种所思所想以及观察所得系统化,从中延伸发展出一个故事来。又或者从不同圈子的朋友身上,重新发现自己平日忽略的事情。和朋友聊天的时候不知不觉得到一些启发,试着换个角度,从别人的观点出发,通常都能意外获得新的灵感,也让他发现了不同的叙述模式。音乐是梁文国创作时候的良伴,不管听歌还是收听广播电台。他无法在过于寂静的环境下作画,周遭总要有点声音。原因无他,只因为音乐可以让他舒缓心情,这样才不会觉得工作的时间难熬。唯一不同的是,在想故事内容的时候,只能听音乐或歌曲,谈话性的广播节目反而会干扰思绪。待故事架构确立,开始着手画图就不怕干扰了。这一次,梁文国是在工作时间当中抽空接受访问,手上还带了一大堆画稿和手提电脑,整个採访过程让人感觉到他彷彿24小时都离不开工作。或说得更正确一些,是24小时都离不开创作。他总是能够找到一种悠游在艺术世界里的方法。不管是漫画、平面插图,还是电玩角色设计,可谓多才多艺。另外,他不仅收藏玩具模型,同时也爱製作玩具模型。他製作模型一点也不马虎,全套设备一应俱全。每一天如此埋首于创作的梁文国,不管从事的是甚幺创作,其实就像一般努力工作的平凡人。为角色创造个性梁文国对以前的漫画情有独锺,过去碍于作画工具没那幺先进,旧漫画画工看来比较粗糙。而今日的社会,作画的工具已精进许多,选择也变多了,还有网点纸之类的文具,再加上电脑软体的辅助,画面也比过去更华丽,变化更多。不过昔日的漫画总让他怀念不已,毕竟那种老老实实说故事的漫画已不多见。“以前喜欢看漫画是因为它的故事内容丰富精彩,一本漫画里面有很多的事件发生。现在一本漫画里面的故事进展往往就只有那幺一点点,加上现在很多漫画家喜欢以跨页图表现,或分格总是特别大,每个动作摆的姿势又特别多,就像加了许多特效的电影那样融入了各种元素,意境和氛围的营造是进步了,但故事内容反而变得薄弱。”他举日本漫画为例,以前的漫画说故事就是说故事,可以让读者很快了解到作者想要传达的讯息,有完整的故事,一本漫画的内容相当于今天三四本的份量,整体故事架构清楚扎实,密度很高。现在漫画的做法是,某个时间单位被放大延长,发生在一小时内的事情也许就佔去了大半本漫画的篇幅,有连续剧化的倾向。过去的漫画像电影,就算是长篇故事,内容也一样很充足。梁文国就是喜欢有故事的人与物。就算不过是画一张插图,他也会设法为其创造一个背景故事,插图中的角色都有个性、有喜好、有过去。他希望作品不只是可以让人留下印象,同时还带有更深一层的意义。不刻意模仿他人询及要建立个人风格,让人一眼就辨识出来是否并不容易?他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对我来说其实并不难,目前我画的东西都还蛮有个人风格的。其实我认为还是回归到最初开始画漫画的时候,自己是用甚幺方式去画画的。像我画漫画并不喜欢参考别人的作品,也许很多漫画家可能都有一个习惯,名家作品总是随侍在案,以供不时之需。“虽然我不会抱着非要刻意与他人不同的心态,模仿自己喜欢的漫画家毕竟是件很累的事,总觉得绑手绑脚的,好比每次写字都要查字典一样,我还是比较喜欢用自己的方式去画完整套稿,这样画起来才比较有乐趣。除非像是背景、交通工具或公寓之类就会照抄别人的,对我来说那些是图库,现实世界有的东西不容随便改头换面,只要上网就可以找到参考图片。“真的要说会受他人影响的,我想多半是故事的叙述方式,某些曾经从别人的作品中看过的情节,在创作过程中不知不觉就加进了自己的作品内。”其实梁文国的漫画充满鲜明的个人风格,色彩感丰富,线条画法独特。他偏爱天马行空充满想像的东西,他提到早前曾经出版过的个人插画集《Astro Cityzen》,内容和环保有关,同时也提到许多人类所面临的困境,从中带出一些讯息。除了画鬼故事之外,他希望有一天能够把《Astro Cityzen》这本画集延伸成真正的漫画,因为它的内容还可以发展出一套完整的故事。改变风格需要时间画了那幺久的鬼故事和灵异角色,再加上我们对于鬼怪模样的想像也离不开固有的巢臼,鬼怪的造型要再创新看来并不容易。但梁文国认为,故事本身还是最根本的,就算造型再突出,故事本身若不成功,到头来也于事无补,只是白白浪费了一个好角色。由此可见,一本漫画的成功与否端赖整体表现,也得在画功、角色设计、编剧等等面面俱到才行。有好长一段时间,梁文国都在创作鬼怪漫画。想要尝试其他风格的漫画时,才发现有点转不过来。当他开始接儿童书或教科书的案子,要画比较可爱的东西,那时他才感觉到比较辛苦,毕竟要重新塑造新的风格需要时间。不过还是得看客户要求到甚幺程度,基本上客户都会要求不要重複过去的东西。不管面对甚幺样的转变,从不曾灵感枯竭的梁文国,相信他总会有办法找到新的出口。大马中文职业漫画大赏简介由马来西亚中文漫画协会主办,2009年为第1届。这项比赛不以奖金为号召,目的是为鼓励漫画创作和出版,参赛作品需以发表过的作品为主。共有12个比赛项目,从画功、剧情以及创意三方面来评分。梁文国简介:笔名: Puyuh年龄: 35岁职业: 自由漫画人、游戏角色设计师个人网站: www.1000tentacles.com作品: 《Dari Alam Angker》、《Astro Cityzen》/副刊‧报导:黄锭贵‧2010.03.04
阅读 (927) 评论 (983) 收藏 (855) 转载 (584)
相关阅读
世界事件科技|业界近年|设备现实|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