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中医风雨路(完结篇)‧药店学徒成中药师‧杨宽傅凭良心工作

2020-06-30
标签: 主页 > 国内硬件 >大马中医风雨路(完结篇)‧药店学徒成中药师‧杨宽傅凭良心工作 >
大马中医风雨路(完结篇)‧药店学徒成中药师‧杨宽傅凭良心工作比起看病问诊的中医师,只负责配药的中药师就像是躲在幕后默默工作的一群。比起西药的药剂师,有些人甚至不曾听过“中药师”这个名词,大家有需要服用中药时,只是去药材店问问老闆或直接看中医看病取药,似乎未曾特别留意中药师这门专业。的确,在马来西亚的中药师不受管制,他们不需要注册,没有证书,靠的只是经验。不过,中药学识无止境,一直都有新的草药出现,所以中药师必须不断进修,还得凭良心工作,一点都不简单。由马来西亚华人医药总会主办的第一届表扬大会,除了27名老中医师获得杰出贡献奖,大会也同时颁发老药师服务精神奖,肯定中药师在中华医药界的贡献,其中一位获奖者是来自雪兰莪巴生的杨宽傅。现年73岁的杨宽傅,没有中医药的家庭背景,而是从学徒开始学中药起家。回想以前,杨父从中国庆东省大埔百侯南下马来亚劳动找生计,后来在瓜拉雪兰莪的一个乡村落户。当年的家境并不好,所以杨宽傅在小学毕业后就到药材店当学徒,在夜校补习慢慢奋斗。当了七八年学徒后,杨宽傅就决定自立门户,从香港中医雷家炎手中承顶永生药行。是他计划好创业的日子,却爆发了513事件。“那时经济萧条,我过后参与马华医药学院的4年制课程半工读,35岁毕业,考获第一张文凭,成为中医。中药是没有证书的,就靠慢慢累积经验。”因此,杨宽傅是中药师,也是注册中医师。不过,他是义务的中医,不收诊费,只收药钱。“中医生看一个病人就要负起很大的责任,不是每一种病都看得好。有责任感的中医师会因为病人的病看不好而心里感到很不舒服。”中药师不能看病只能问诊谈到中医师与中药师的差别时,他解释说,中医师早年来自中国各省,多数是师授,在中药店坐堂看病,收取诊费,而配中药的是指定中药店配取。现在的中医师则必须从中医学院毕业或国外毕业后回马自行开业。“中药师可以说是100巴仙在中药行工作5年以上。他们必须通晓药的名称、性能、功效、炮製、品质、禁忌,哪一些中药对孕妇不宜等知识才能站在柜台前,面对消费者询问。这是唯一培训中药师的途径。”他强调,除非另外进行培训,中药师绝对不能看病,因为没有经验和证书,只能问诊发药。“你拿药单来,我就配药给你,这叫中药师。你要买党参,我就卖给你。你要买当归头,我也卖给你,不需负上其他责任,因为这是你要的药,但不是说你要党参,我给其他,这是欺骗。”无论如何,他认为,在药材店工作,最主要是掌握到草药的品质和炮製法,不然就是白活。“中药一路来没有甚幺大改变,党参就是党参,但你要懂得党参的产地,比如四川各省都有生产和种植党参,如果掌握到药物的产地、炮製,基本上是及格(成为中药师)。”半世与中药为伍踏进永生药行,只看到两老和一个女佣,年轻人都不愿做中药生意了吗?谈到传承的问题,杨宽傅大为感慨。“捨不捨得?我过去的半世都与中药为伍,肯定会跟中药依依不捨,但也没有办法。”当年,杨宽傅存了一些储蓄,加上一位朋友帮忙,以及巴生一些药材店以欠账方式供草药的情况下展开中药生意。“那时代,他们(药材店)认同我的做法,不用先下本钱就给草药我卖,我就有钱周转。但是,我现在还是两袖清风,这店铺还是租的。”感叹没接班人虽然说很惭愧,做了55年还是一样没有赚钱,杨宽傅还是心存感恩,这门家庭生意让他栽培了3个儿子成才,唯是在传承方面没有接班人。“如果幸运的就有人承顶,若没有人要就丢大海啰。就是这样。”早期,杨宽傅在巴生港口时有收过6个学徒,目前只有一人在仁嘉隆创业。至于孩子们,中学时还有在店帮忙,过后往外深造,回来就各有天地。他也坦言,这份工作很呆板,每天守株待兔,不是多数年轻人的选择。中药学无止境中国草药有千百种,还有它们的互补疗效,连做了五十多年中药的杨宽傅,至今也只是谦虚地说一知半解,没有办法知道所有草药或是它的疗效。中药没十全十美“以前有树头树根做成草药,现在很多树根已被淘汰了。另外也有很多中药不能用,譬如马兜铃、威灵仙,虽然是化痰止咳,但长期吃会破坏肝肾脏,没有十全十美。我到现在只能说是一知半解,很多东西没有办法知道它的疗效。这些树头树根很多,我拿出来掺在一起,你会分辨不出来的。我做了五十多年,一般90%可以辨认出来,但有时也分不出。”中药的学识无止境,更何况一直都有新的草药研发出来,在卖之前总得研究一番。杨宽傅举例玛卡。“玛卡是新药,没有假的,只是等级不同。有人说它好过西药的伟哥,我认为是夸大其词,没有这回事。”药店诚信很重要中医中药是唇齿相依的行业,不过,由于中药师没有获得认证,使到其专业受到质疑,素质也良莠不齐,有些只是为了做好一宗生意。“一般年轻的药材店不懂玛卡,如果你开一个药方,比如补肾为主的六味地黄丸,另加一些玛卡。任何一间药材店看到六味地黄丸都懂,因为它很简单,就是熟地、山茱萸、山药、泽泻、丹皮、茯苓这六味中药组成。某间药材店没有或不懂玛卡的怎幺办?”药材不能代替用“由于顾客也不懂得玛卡是甚幺,有些药材店为了做成这宗生意,就放一种其他的代替品,只要是补肾强腰的就可以了。比如放一个核桃,它的功效是补脑益智,代替玛卡也是可以吧?我放些甚幺进去你也不懂,但在商言商却不可以这个药材代替那个药材。”他指出,早期老一辈的中药师,如果某一种药材没有就会老实说没有了,但现在的人有时为了做到一宗生意,以为只要放的东西不危害到顾客就可以了。“没有玛卡,你放核桃。我的玛卡主要是壮阳补肾,另一个却是益智补脑,功效就差之千里,影响到中医方面的诚信。我腰痠背痛,你给我核桃,他不知道这是药店的问题,可能会以为是中医师的药方没有效。所以说,中草药是个良心工作。”当局压制倍感无奈在我国从事中药行业,困难重重,有些问题只有当事人可以感受到。“我们一直受到政府的压制,这种药不能卖,那个也不能卖,压制到喘不过气,很多重要的药也因此被淘汰。”样样有毒不能卖根据了解,卫生部不定时地前往中药行进行突击检查,标籤着“毒品”的药物,包括抗生素、哮喘病、伤风、高血压、糖尿病和心脏病的药,还有外敷的药也不能卖。杨宽傅因此指政府对中药压制得严重。“西药行就可以卖那些药,因为他们有药剂师。所以我们受到压制的情况不是处于下风,而是甘拜下风,因为我们没有后台。”对症下药调理多数人对吃中药的印象就是需时调理,康复缓慢,杨宽傅不这幺认为。“这要看情况,以基本的伤风咳嗽为例,中西医都有药,但是西药是压制性,中医是帮助纾解。伤风咳嗽有风热、有感冒,有些中药也很有效,可以除根源。患者吃了中药不会感觉疲累,反观西药用抗生素压制,吃后感觉很累,却没有办法清除根源。”他说,有时一些没有经验的中药师只以单药,比如咳嗽只推荐川贝散,疗效就比较慢。有经验的中药配方是要有宣肺、清热、化痰、止咳,患者才能逐渐康复。中药有互补作用“伤风会造成后遗症,就是咳嗽,有时喉咙痛各方面,所以需要互补。我们要对症下药,如果发高烧,最简单的是银翘散、桑菊饮,再以个人体质作调整。肺热咳嗽的就要用芦根、竹茹。如果高热的要吃白虎汤,中药的配方,很複杂。”他指出,一般门诊的药材店没有读过中医学,也就不了解中药的组识,因为中药有互补的作用,他们也不敢贸贸然配药。比如小孩子生病,最好是观察指纹,在食指掌面靠拇指一侧的一条筋若浮上呈祡即是高热,胃口不佳或脾胃不好,指纹会全白。所以看儿科不一定是咳嗽就是用咳嗽药,偶尔幸运的话,单药就可以解决,不然就得配药。/副刊‧报道:李翠媚‧2015.01.14
阅读 (739) 评论 (605) 收藏 (767) 转载 (622)
相关阅读
世界事件科技|业界近年|设备现实|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