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中文漫画家世界(下篇)‧蔡诗中绘画行销全包‧策划漫画如拍

2020-06-30
标签: 主页 > 书屋趋势 >大马中文漫画家世界(下篇)‧蔡诗中绘画行销全包‧策划漫画如拍 >
大马中文漫画家世界(下篇)‧蔡诗中绘画行销全包‧策划漫画如拍离开公司自立门户,为的是让自己经历更多,学得更多,不只是创作上可以更自由。2009年大马第一届《中文职业漫画大赏》,蔡诗中与辜小龙合作的《小龙漫画》获得最佳网络漫画奖。无论行销或者创作,都必须与网络结合,这是大势所趋,蔡诗中也深谙箇中道理。3年前开始成为自由业者,蔡诗中慨叹大马的环境不像国外般分工精细,身上都要有好几把刀子,而且每把刀子都要是利的。本土漫画家必须一手包办大小事务,而且全部岗位都要做得好才行,包括编剧、上墨或行销等。要当全职漫画家,无可避免的,除了要会画画之外,也要会写对白、做编排,必要的话可能还需兼顾排版,行销多少也要懂一点。其中,如何跟别人洽谈,找门路推销自己的作品,至关重要。蔡诗中表示,自己是因为对行销感兴趣,所以连这部份也不假手于人。曾在平方集团待了7个年头,从助理做到漫画家,再到部门主管。蔡诗中觉得在公司里都只有负责工作範围内的部份,基本上接触的东西不算多。当亲自和别人接洽谈合约谈分红的时候,他才真正感到是在经营自己的漫画事业。除了印书还得放上网这样一来创作的时间无形中就变少了。但就算这样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首先必须把自己的东西“销”出去。“以前漫画只需要印刷成书,因为大家都在看书。现在不同了,可能有人不看书但爱泡网,因此你还必须把作品放上网,Facebook、Twitter、讨论区或部落格,样样都来。如果有更多预算,另外请人来负责这些额外的工作当然更好,不过一开始甚幺都要自己来就是。这样的好处是你可以直接接收到别人的反应,那是即时性的,不管好的坏的评价,网络就是这幺便捷又快速,若反应不好,马上就知道。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现实也是蛮残酷的。”每个月画漫画的基本开销约为3000令吉,业绩也有淡旺季之分。目前虽然没有聘请助理,不过有需要的时候,他会请朋友帮忙。一般上他会避免接一些很耗时间的案子,拖拖拉拉地大半年时间就没了,费时又费力。通常他会先花时间和客户沟通,看对方要的是甚幺,找他是因为他的画风还是他说故事的能力。如果客户的要求完全偏离他的风格,他会拒绝接受有关案子。所以他会先让对方了解自己的作品大概会是甚幺样子的,对方接受,他才打算接。在过去的摸索阶段,蔡诗中几乎甚幺都画,这几年来个人风格逐渐成形,他无法接受做出来的成果完全不像自己的作品,如果让人无法辨识,就只能赚到稿费,充其量不过是个画图的人。碰到不适合自己的案子,有时候他也会介绍给其他朋友。越画越像漫画人物採访的当儿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是否漫画画多了,自己也渐渐长得像漫画人物?他不假思索地附和道:“我母亲也有同感。”他笑着说,母亲曾对他抱怨道:“可不可以不要那幺卡通?”蔡诗中提到他曾经投稿到美国的事。那时候的他,很在乎读者的感受。尤其是要投稿到一个陌生的国度。他深怕自己的作品不被接受,因此做了许多功课,以求满足当地读者的口味。随后他把作品交给美国的朋友看,没想到美国朋友却对他说,美国人为甚幺要看一个马来西亚人画的美国漫画呢?美国人好奇的,其实是具有大马本土特色的东西。朋友的这一番话,点醒了他维护自身文化的重要性。笑点来自身边琐事多半的时候蔡诗中会从各类书籍或杂誌报章中寻找灵感,或者从朋友身上发现新的点子。当实在画不出东西的时候,他会边开车兜风边想点子,也许那天回家的时候就会稍微绕远路。再不然,他会以洗澡的方式来放空自己。但往往想事情想得太入神,洗澡的动作不知不觉变得无意识起来,经常发生忘了身上的泡沫还未沖洗乾净就直接出来的糗事。作画时喜欢独处蔡诗中还有一个习惯,画画的时候一定要一个人独处,一旦有人在身边就无法专注。至于周遭是否安静倒不重要。他回想还在公司上班的日子,白天上班时间都要处理很多繁杂事务,画没两下就被打断,头脑要不停地转,感觉很累。加上办公室以开放式设计,因此干扰更多。每天他都得等到6时同事下班离开后,才能安心作画,直到8时才离开公司回家。蔡诗中的漫画以搞笑为主,问他哪来那幺多搞笑点子,他说,也许自己是乐天派,也很爱开玩笑。甚幺样的人就会画出甚幺样的漫画。他曾经试着画鬼故事,结果完全无法让人感到恐怖,反而让人忍俊不禁,最后只好作罢。这幺多年来他已经养成一种习惯,把日常琐事以联想的方式来製造笑料。通常他都会把点子先拿给朋友检视,看朋友是否了解那个笑点。这就是他为甚幺都会儘量以身边的笑料为题材。询及是否会以冷笑话为题材,他表示,并非人人都看得懂,大部份人还是比较喜欢看直接而夸张的笑话。不过,他对于搞笑漫画另有见解:“漫画不一定非要让人放声大笑不可,也许看完之后只是会心一笑,最重要是意会到漫画传达的涵义。因为四格漫画只是一个小事件,不是一整个故事。”每年出国旅行一两次蔡诗中每年都会到国外旅行一两次,主要是去体验和观察别人的生活,选择的地点依个人经济状况而定。但每每要远行都几经挣扎,原因无他,出门之前必须赶完双倍的工作量,回来后又要埋头赶工,虽然旅行原该是件很开心的事。长时间待在机舱里是他最受不了的事,毕竟活动空间实在有限。他忆述小时候曾有一次,坐了17小时的飞机到美国,感觉真是要了他的命。故事比画功更重要蔡诗中最喜欢画人物,身边的朋友都是入画的对象,一方面也许是他的工作和角色设计有关。以前只会画男性,女性一直都画得很糟。后来参考了香港漫画家林祥焜的作品,由于很喜欢林祥焜画的女性,所以将之当作练习对象。现在反而觉得自己画女性比画男性好多了。对于不认识的人,他会以样貌为下笔重点。而熟悉的朋友,则会把对方的兴趣或习惯动作放到漫画里头。另一方面,他很讨厌四方形的东西,特别是机械类,不像人物有轮廓那幺好画。手冢治虫影响大在画画方面,他坦言日本漫画家手冢治虫对他影响深远。他说,自己是个幸运的小孩,因为父母也同样是看漫画长大的,而且是手冢治虫迷。小时候,父母会在週末带他到书局,然后买漫画给他看。手冢治虫的漫画题材广泛,涵盖成人和小孩的範围,不管爱情、鬼怪或科幻故事他都很在行。从那里他开始发掘说故事的迷人乐趣。他自认文笔不佳,所以选择以画画来说故事。他最欣赏手冢治虫总能细腻而形象化地表现各种抽象的情感,再配合相应的背景,譬如把人物拉长来表达挣扎的瞬间等。手冢治虫的作品,他可说几乎都有收藏。他也曾想过要成为小说家,奈何文笔一直都没有太大改进,最后选择了画漫画的形式来说故事。他觉得看漫画除了看画功,始终还是在看故事,所以故事还是最重要。“这和一部特效做得很讚,但故事很烂的电影,还是会让人觉得那是一部烂电影的道理一样。”日本漫画较美国易懂他还分析了日本漫画和美国漫画的差别。他认为,日本漫画比美国漫画更容易看得懂,是在于它把很多细节部份都呈现出来。美国漫画比较简约,好比打人的场面,美国的做法就只是画了一个动作,其余的以对白交代,感觉有点啰唆。而日本的处理方法则是,内心情绪怎幺样,拳头要打到哪里,被揍的人又有甚幺反应,这些种种都一一画出来。也许这和篇幅有关,日本漫画有较多页数可以铺排,可以一期整本书都在叙述一件事,因此每个章节就有不下20页可以交代。而美国漫画一期也只有20多页。因此阅读日本漫画往往比较容易投入角色当中,对角色的情感世界更能感同身受。作画前先收集点子蔡诗中在作画前先构思故事大纲,以及要传达甚幺讯息。平时他会把脑子里闪过的点子先记录在小册子里,也许只附上故事的开头或者结尾,然后搁在一边,让点子继续发酵酝酿,待想到更多时再加以补充。所以他有很多点子目前都是未完成的。在想故事的同时,他也会同时思考画面的构成。可能他会把故事内最有趣的部份先画出来,其余部份再以文字记录下来,事后再不断补充。直到时机成熟了,点子已经足够的时候,他就开始着手把文字部份加以整理。打个比方,若画稿共有6面,他会清楚地在每一面写下发生的故事内容。每一面都置放一个点子,安排一个情节起伏,再看下一面是否能够接得上。把这些起承转合準备好后,就完成了一个小剧本。再来就是按照剧本的顺序分镜,接着再配上对白,最后再顺一次稿检查看有没有问题。这就是蔡诗中的作画程序。姓名:蔡诗中笔名:Michael Chuah、C2V年龄:32岁职业:自由漫画人、角色设计师作品 :《元气王》、《Genkey 100: The Character Guide》、《The Never Ending Tales》等/ 副刊‧报导:黄锭贵‧2010.03.05
阅读 (677) 评论 (439) 收藏 (419) 转载 (814)
相关阅读
世界事件科技|业界近年|设备现实|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